不断挤压商家的利润空间

2020-07-27 07:50

谈到店里的收入情况,黄小姐显得有些无奈,“现在这样的淡季,我们的收支大概只能实现平衡,赚不了钱。”

“这里的房租近年来确实涨了不少,比如部分房屋的月租金由去年的1700元涨到了今年的2500元,涨幅近50%。”里仁洞村朝阳新区五街一家女装网上批发店的老板杨先生这样告诉记者。

在广州番禺南村镇里仁洞村,淘宝商家主要集中在朝阳新区的12条街道上,95%以上的商家经营女装,多数商家来自潮汕、湖北。

他认为,里仁洞村之所以能形成“淘宝村”,除了租金低外,很大一部分原因是这里聚集了不少服装批发、制造企业。

黄小姐是里仁洞村四街的一家女装网店的老板娘,她租的一套两房一厅房屋,去年租金为1100元/月,如今已涨到1400元/月,她对房租上涨的感受特别强烈。

阿里研究中心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3年底,全国共有20个大型“淘宝村”。里仁洞村是广东的两个“淘宝村”之一。

记者了解到,当地淘宝网店频繁“更换”,与商家的经营水平有一定关系,里仁洞村的小卖家,一开始就对电商并不了解,也不懂经营和管理;只是看别人怎么做,依样画葫芦,难免出现经营不善的情况。

虽然国家统计局今年6月份的房价数据显示,广州等71个中大城市楼市出现拐点,房价环比下跌,但这些城市的房屋租赁市场却依然热火朝天,有升无降。合富辉煌2014年一季度的租金统计显示,当季,广州住宅租金同比上涨9.2%。

即使房租快速上涨,还是不少人挤着要进“淘宝村”。杨先生告诉记者,虽然去年的确不少人搬离,但只要前一天有房子空出,第二天马上有人搬进去。里仁洞村现已处于饱和状态,房租完全被需求所推高。

近日,广州市社科院发布的《2013年广州市商贸蓝皮书调研报告》显示,里仁洞村共聚集了约600余家淘宝商家,快递点20多个。去年,因为房租上涨,上百家淘宝商家已经搬离该村。

然而在日前,广州市社科院发布的一份调研报告显示,去年里仁洞村因房租上涨而“逃离”的电商达100多家。

一个小时后,快递员零零散散地骑着摩托,穿梭在楼间小巷里,扯着嗓子喊“××楼×××收件”,里仁洞村才“苏醒”过来。直到吃过午饭后,店主们把紧闭的店门打开,开始根据自己当天的订单数,陆续出发取货。

据了解,搬离的淘宝商家,做得好的会搬往租金更贵但离拿货地——沙河批发市场更近的天河区;小一点的商家出于节约成本考虑,会选择搬往白云太和等租金更便宜的地方;也有部分商家倒闭,另谋出路。

据了解,里仁洞村的小卖家,通常都不是只开“一个店”。黄小姐告诉记者,“当地的大部分小店铺都这样,一家网店开了两三个月就开不下去了。”她解释,一家网店开久了,买的人多后,中差评就会增加,三项评分(产品、物流、服务态度)就会下降,网店也就开不下去了。

不过,黄小姐并不十分悲观。她表示,熬过这两三个月,到冬季就好了,因为冬天是服装的旺季。

对于未来的发展,黄小姐表示,其并没有很长远的计划,“如果大家都搬走的话,我们也会跟着搬走。”

7月3日上午10点,灼热的阳光下,广州番禺南村镇的这座“淘宝村”里,除了主干道上稀少的来往车辆外,楼间小道里空无一人。

黄小姐说,她的网店现在每天只有几十个订单,下午4点,其员工就会乘坐村门口的专车到沙河批发市场取货,一趟来回两个人需要40元的车费,货物太多还要另外加钱。“每卖出一件女装,利润只有2-5元。”

傍晚8点,则是村里最忙碌的时候,商家们忙着打包,快递员们全员出动,挨家挨户收件。凌晨一两点,“淘宝村”方才褪去一天的忙碌与热闹,安静下来。

据了解,里仁洞村是最近几年才发展成“淘宝村”的,2012年达到巅峰,随着村里电商队伍的不断壮大,房租也水涨船高,不断挤压商家的利润空间。

前述杨先生也认为,主要是小卖家自身的经营问题,导致小网店大多只有两三个月的寿命,在这里,有六七成的网店都这样,两三个月一过,旧店“寿终正寝”,新店继续开,倘若经营再出差错,新店将进入下一个“三个月生存周期”。

目前,黄小姐就经营着两家网店,旧的网店开了不到3个月,已进入萧条阶段,为了弥补生意,她两个星期前又开了一家新店,虽然新店每日的订单不多,但还算处于上升期。

据黄小姐介绍,她经营的网店属于家庭式作坊,店里所有的员工都是家人或亲戚。记者采访时发现,正值服装淡季,黄小姐的铺面里略显冷清,三台电脑只打开了两台,淘宝旺旺偶尔传来几声 “叮咚”。五个工作人员坐坐走走,唯一坐在电脑前面的客服,也在一边回复一边逛别的淘宝网店。

杨先生的这一说法,记者从里仁洞村的其他一些商家处得到证实,这些商家反映,村里今年租金涨幅大约在2-5成。